家居优品

封仙章七四一白岳获神符营养

2021-01-15 03:23:18 来源: 呼和浩特家居网

封仙 章七四一 白岳获神符

三危之山。

洞天福地。

清原左手一收,将古镜收起,吐出口气。

这番布置,总算完成。

白晓如今有了个“一息尚存”的下场,或许在其他人眼里,白晓臀部血肉筋骨尽数化作一滩烂泥,就算活了下来,也必是废了。

但实际上,那只是清原凭借神符化身变化出来的场景。

那神符在军中刑杖之下,也确实打得难免损伤,但只要过一段时日,在清原操纵之下,应能恢复……到时候,便须得给白晓一个痊愈的缘由。

但现在还不急着这一方面。

“这边……暂且就这样了。”

清原沉吟道:“适才白晓那一番言论,震住了陈芝云,倒也不是全无用处。”

他洞彻真玄,明白真相,隐约能够察觉原文链接:,白晓这一次劝说造反,必是埋下了一个种子。

但涉及封神,这种子不知能否生长起来,不知能否开花结果,而结出来的果,是否又如此刻所想……他不是道祖,无法从世间亿万变化之中,看到注定的一条线。

更何况,自他入世以来,这注定的线,也已是乱了。

此刻,就算是清原这样的人仙,也只能略微推测白晓与陈芝云这一场谈话,今后的走向……但无法定论,只是隐约觉得,其中必有转折。

虽说只是白晓这个小人物的一番话,但其中的转折,或许就会改变整个人世,改变整个后世。

“此事暂且便告一段落。”

清原想道:“至于白晓,挨了三百刑杖,虽然肉身方面与他无关,但刑罚作用在魂魄上的威力,却不是他能轻易承受的……这一次昏沉过去,没有十天半月,大约是醒不过来了。”

神符化身,虽然给了白晓一具可以活动的躯体,但终究不是让他真正复生。如今白晓魂魄依附其上,在许多方面,实则也不如原本的肉身,至少在护住魂魄这一方面,就要差了少少许。

……

悠悠数日光景。

南梁京城之内,文先生伤病恶化,已逐渐开始闭门谢客,就连接见梁国太子的次数,也渐渐少了。

再过几日,或许文先生便要面临生死。

若无清原,这位文先生,或许还要为死后之事,尽力布置一番。

但有了清原,文先生便少了这些顾虑,他已逐渐开始说服梁国太子,让他近期不必登门,让他得以安心养病。

而实际上,他将要准备静静等死。

也正是在这里 清原这边,也并未闲着,心分多用,主重于修行,每日不断,揣摩钻研,意欲在封神完毕之前,将自身这九重楼的道行推到顶点,达到九重天的巅峰,触及仙家境地。

至于踏破仙家境界,在短短数十年间,他也觉希望渺茫,心中大约估计,或许便要借助功德加身,才能踏破仙凡之间的壁障。

此外,他在外界的布置,神符化身的变化,也都并未停歇。

除却文先生,白晓,叶独等三人之外,他又有了些许新的想法。

但此时尚未施行,只在推算当中。

“还有一个。”

清原低语道。

……

南安。

邓隐麾下。

方将军是邓隐麾下大将,而白岳已是其麾下偏将,掌数千人之众。

他也是受白继业之命,入南梁军中,投入邓隐麾下,在时过十多年后,终于也是位高权重之人。

在南来的路途之上,曾与清原有过交集,曾让清原随他一同入军,当时也与清原谈起关于军中气运杀机,对于修道人法意的冲击。

后来去往伏重山,清原便是借着白岳的相助,顺利入了落越郡,踏足伏重山。

这对于清原而言,也算一份恩情。

但时过多年,白岳几乎也是忘了此事,直到先前清原此人名声大振,传扬天下,才让他偶尔想起,难免恍惚。

“岳将军。”

忽有将士来报,道:“审出来了。”

白岳化名,以岳为姓,时至今日,也貌若中年,胡须浓密,他看着这个将士,道:“怎样?”

那将士低声道:“这批刺客是蜀国的死士,任我等用尽了刑罚,也撬不开口,但是属下等人发现了线索,寻到了潜藏在梁国多年的谍子……那谍子不如这些死士,受不住刑罚,便开了口,如今已知对方巢穴所在。”

白岳挥手道:“那还等什么?召集人马,随我去踏平他们……”

那将士顿时应了声是。

而在这时,又听白岳说道:“另外,这批死士,死不开口,固然可恨,但受尽刑罚也仍能守口如瓶,也着实可敬。”

这将士也不愚鲁,低声道:“属下给他们一个痛快。”

白岳顿了顿,道:“以礼葬之。”

将士低声道:“是。”

白岳打发了这将士,披上盔甲,取了佩刀,顿了一下,略有怅然。

实际上,他是蜀国之人。

只是,他还是源镜城白家的人,在他眼中,源镜城白家,才是至关重要。

此外,他也是修道人,对于蜀国的荣辱,并非如寻常百姓那般看得重。

更何况,如今他已是梁国的军人。

家主说过,入了梁国军中,就是梁国之军,再无其他身份……除非家主亲令,否则,他永远都是邓隐麾下的一员将士。

“十多年了,也不见家主亲令传来。”

白岳低沉地笑了笑。

他把手一扬,刀光一闪。

又该大杀一场了。

……

刀光剑影。

箭矢如流光。

火焰燃烧在各方。

赤红的鲜血,染在地上,溅在墙上。

残肢断臂,脏腑肚肠,满处都是。

“岳将军。”

有将士来报,道:“都杀尽了,东西也寻到了。”

白岳说道:“拿上来。”

随着声音,便有将士捧着一个木盒,送了上来。

白岳伸手接过,冷笑道:“这就是谍报上的消息?”

他伸按需采购为主;中间商交投稍显活跃手一翻,就见盒子当中,有着一封又一封的信纸,记载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些都是梁国的机密,也关乎着蜀国的机密。

“就是这些消息,传到了蜀国当中,无形之间就会让我等这些将士,在战场上平白吃了苦头。”

白岳冷笑了声,道:“寥寥几张纸,比什么神兵利器都要锐利啊,真他娘的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他合上木盒,递了过去,道:“收起来,今夜便呈上去。”

那将士双手接过,应了声是。

然而就在他接过那木盒的时候,就听一声轻响。

啪地一声。

从木盒上,跌下一物,落在地上。

那将士顿时怔了一怔,他手上的木盒已经合上,而外层又没有什么贴着物事,那么这东西又是从哪里跌出来的?

白岳皱眉道:“取过来给我看看。”

那将士连忙躬身拾起,双手递上。

白岳取过那物事,翻来覆去看了片刻。

这是一张符,底色漆黑,有白相比2012年的12亿美元增长了10.5%。很多纺织服装企业无奈地表示色纹路。

白岳把玩片刻,瞳孔陡然一缩。

他明面上是个武人,实则也是修道人。

“这是……符箓?”

看着这符箓,他脸色变了又变,然后伸手一挥,道:“下去罢。”

打发了那些将士,他不动声色,把符箓收入了怀中。

……

“成了。”

清原略微点头。

白岳是白继业打入梁国的另外一个暗子。

如今将神符落在了白岳身上,清原心中隐约觉得,会有大用。

“文先生,叶独,白晓,白岳,这四人身上,便有我四张神符。”

清原暗道:“九张神符,我在梁国投入了四张,已经够多了……接下来,就该让一具神符化身,携带其余神符,入得蜀国了。”

他正是这般想着,忽然间,有了些动静。

竹筒正在闪着光芒。

来自于花魅的消息?

松原哪家牛皮癣医院
鹰潭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三明市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