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优品

宁小闲御神录第章突然冒出来的协议营养

2021-01-15 03:21:46 来源: 呼和浩特家居网

宁小闲御神录 第2511章 突然冒出来的协议

这样的推导谁都明白,包括了大黑天自己。所以他此刻怒极反笑:“我诚心诚意来这里援救,竟然被你们反咬一口!好极,老子不奉陪了。”

可他目光一动,长天手里就有金光闪烁,那是神力提到了极致的表现,只怕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是以大黑天虽然说得气愤,脚下却跟生了根似地一动不动,倒不是怕了长天,而是不愿在对方气势最强大时硬碰硬。

更何况边上还有个广德真君,这会儿也是目中精光大放,显然不介意一同出手留下他。

均按站的实际被点击量计费。

巴蛇已经够难应付的了,再多一个神境,他可是半点胜算也没有。大黑天眼神往宁小闲和姬氏姐妹这里瞟过来,十足阴森。

如果能将这几个女人拿在手里,两大神境说不定投鼠禁器。可这两边儿,宁小闲躲涉嫌非法持有枪支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人员在巴蛇身后,姬氏姐妹被广德护住,他要如何才能得手?

大战在即,他脑筋动得飞快。方才这几人还是同一条壕沟的战友,转眼就翻脸相向。

就听长天缓缓道:“昨日你去得迟了,广德被偷袭得手,你才出现。”

大黑天冷笑:“少往我身上泼粪!去得迟总比没去好,我若想让乐音宫大败,何必出现?昨日青铜高地战况激烈,我得摆平那里才能赶过来。”

这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宁小闲也知道自己根本劝不住,这时就见缝插针塞了一句:“大黑天尊,我只问你一事:你为何赶来驰援乐音宫?”

大黑天此行绝非战盟授意。不仅如此,按照战盟的规划,他此刻本应该在青铜高地坐镇,为什么突然赶到乐音宫?

从大黑天挪出大西北以来,她和这位神境也没少打交道,知道这头巨鼠虽说守信,可是本性比长但那不勒斯新加盟的安西涅处子球上演绝杀。天还要顾己,从来不作无用之功,若说他大发善心义援乐音宫抗敌,这段子怎么听怎么不靠谱。

大黑天不敢将视线从长天身上移开,口里答她:“展红侠与我在半个多月前作了约定,乐音宫有难,我自然要来帮忙。”

“约定是指……?”宁小闲听到这里就觉出有戏,而后亲眼望见大黑天面上露出犹豫之色,并且往姬氏姐妹那里又看了一眼。

太稀罕了,活了几万年的老古董脸上居然会出现这种神情!

大黑天不说话了。

宁小闲心里嘀咕,有个奇怪的念头涌了上来,她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诡异:“该不会是你和展宫主,呃……?”展红侠该不会选了大黑天作她的入幕之宾罢?可是这念头似乎也合情合理,大黑天确实是西北霸主,世上仅存的神境之一,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展红侠高攀了他。

姬元容柳眉倒竖,还未出声辩解,大黑天已经斥道:“胡说八道,我和展红侠之间一清二白、天地可览!她和我作出的约定,乃是将姬元冰配与我为小夫人!”

此话一出,就像在原地炸开一颗震山雷。长天和广德真君齐齐一怔,宁小闲、姬元容杏眼圆睁,姬元冰却忍不住倒退两步,失声惊呼!

既然都已说出口,大黑天也很干脆道:“既然我和乐音宫都要结亲了,为何还要杀害展红侠?作掉她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这的确是个悖论。宁小闲也听得心乱如麻。她转头望见姬元冰面色惨白,俏美的面容上写满难以置信,不由得问道:“姬少宫主可知此事?”

姬元冰捂着小口颤声道:“我,我不知道,娘亲从未告诉过我!”

看她满面讶色,显然还未从这样震撼的消息中回复过来。

长天皱起长眉:“既是约定,可有凭证?”

大黑天笑道:“怎么没有?”自怀里掏出一块血红色的水晶符印,向五人一晃。

姬元容凝目之下,惊声道:“这是乐音宫的闰和鱼符!双符合并,可称完璧。”

大黑天手中的水晶符印晶莹剔透,光线可以轻易穿过,因此众人就能望见符印正中有一条金鱼,作摇头摆尾状,边上还有两三气泡,好不形象生动。

当然那不是真鱼,而是水晶被开凿出来时当中正好包着一小块黄龙玉,玉石的天然形状就是如此。难得的是这块黄龙玉色作赤金,不在阳光下也呈出圆润色泽,甚至鱼身上天然形成鳞片,鱼尾散开如水中摇曳,鱼眼外凸曲面完美,鱼首正中央还有一点鲜红,真正是点睛之笔,令观者只能叹一句鬼斧神工。

但是听姬元容的意思,这水晶符居然已经被一拆为二,那么原先?

“乐音宫中有闰和鱼符、伯雅龙符,活的说成死的历年都是宫主子女婚配时所用的信物,定亲时一分为二,各执一半,其中都有游鱼、游龙一尾,合并双鱼、双龙并驾。一旦完婚已毕,这两件宝物还要返还库房,继续压仓。如此,代代可用。”

见她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广德真君提醒她:“鱼符另一半何在?”

姬元容不假思索:“这两种符印原本都在库房里,我这就命人查看。”

静室开着窗,她清啸两声就有巡守弟子靠近过来,而后接了姬元容的吩咐,飞快地去了。

广德真君这时对大黑天道:“光有水晶符尚不足采信,可有纸面凭证?”

水晶符虽然特别,怎知不是大黑天从乐音宫库房里顺手捋出来的?世上谁不知道耗子最爱打洞?

大黑天原本白净的脸皮都变得乌黑,阴气沉沉地望向广德真君:“广德老儿,你今后可别有把柄落在我手里!”否则定要整得他生不如死!他一下听懂了广德的话外之意,这老头子分明是对他进行了全方位、无死角的人格侮|辱!

广德真君微笑,嘴上却不输人:“不敢,不敢,小老儿貌似比大黑天尊还要小着几岁。”

他迄今也不过是一万余岁,只不过得道晚了些,才长得鹤发童颜。大黑天却是和长天同时代的妖怪,出道儿早他两万多年不止。广德这话倒是没掺半点水分,就是气人而已。

松原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天津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石家庄妇科炎症医院挂号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