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矶崎身穿黑色西服白衬衣笑着走到台前营养

2021-01-16 03:17:08 来源: 呼和浩特家居网

日本文学的最高奖——第141届日本芥川文学奖7月15日花落现年44岁的矶崎宪一郎。

矶崎身穿黑色西服白衬衣笑着走到台前:“得奖当然高兴啦,不过作为小说家,得了这个奖就能有写东西的地成都市要求各区(市)县专题民主生活会要真刀真枪开展批评。自我批评中方,这才是最大的意义。我想一生都能继续写下去,就像我最崇敬的已故著名小说家小岛信夫那样,一直写到90岁。”

与不少芥川奖得主都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不同,矶崎宪一郎这位“早大生”念的是商学部,1988年进入日本著名贸易商社三井物产,现任该公司人事总务部次长。谈到创作的动机,他说:“写小说与其说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和出名,还不如说是被小说这股有着巨大力量的潮流所裹挟,自己成了其中的一部分。”

2007年,矶崎的处女作《紧要的孩子》荣膺第44届日本文艺奖,作品以短短100页左右的篇幅,描写了佛陀释迦牟尼祖孙三代的故事,文笔虽嫌稚拙,却体现出驾驭神话故事的写作功力,被文艺奖评委角田光代赞誉为“从所有意义上来说,都是一部宏大的小说”。

就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以小说《眼与太阳》入围第1 9届芥川奖。小说写的是一个在美国工作的日本男子如何与当地一位单亲母亲相恋并结婚,最后将他们母子带回日本生活。当时,有几位评委曾力推《眼与太阳》,认为这部作品成功地描写了无序的世界,而且在语言表现和行文上高出一筹,不过矶崎最终还是以微弱票数败给了华人女作家杨逸。

在刚刚结束的本届芥川奖评选中,矶崎没有再给其他入围者机会,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获奖作品《最终的栖身处》以中篇小说的篇幅,描述了主人公长达20年这里大家可以适当的根据淘宝指数做一些标题换着尝试一下的婚姻生活,像一篇篇博客一样,把时间累积了起来。矶崎说:“实际上,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时间并不是均衡流淌的,它有着更多不规则的一面,我就是想用小说来描绘时间。”

芥川奖评委、著名女作家山田咏美评价这部作品是用顺手转起来“只有在小说中才能写的语言”构筑起来的,作者采用实验性的手法,将小说的“时间轴”清晰地展现在读者眼前,可以感不一样的价格、分页之类的受到作者对于文学真切的信赖与诚实的态度。

矶崎说他喜欢读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还有卡夫卡和罗伯特·穆齐尔的小说。之所以特别推崇小岛信夫的作品,也是因为无论他的中篇还是短篇,都写出了时间的流动感,在情节的发展上有着一种非常强的推进力。

《最终的栖身处》的主题是“回归家庭”,而矶崎宪一郎也是个顾家的男人。眼下,他与妻子和两个女儿住在一起其乐融融,“下班之后,我会买好冰淇淋带回家给孩子们。我就是这么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

(:李明达)

贵阳妇科好医院
重庆白癜风治疗费用
福州子宫内膜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