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代表万道成神正文第二卷纵横天下第九百七十九章

2020-09-17 11:16:22 来源: 呼和浩特家居网

万道成神 正文 第二卷纵横天下_第九百七十九章 传承经文

在天玄界,君王境修炼者少,但巅峰圣王是很多的,但目前夜殇算是很有名气的一个,屠了天南皇朝四城,这真不是一般人敢干的事。

因为被天南皇朝惦记上,那就要一辈子躲躲藏藏,见不得风光,一旦见光那就要被天南皇朝的君王击杀。

夜殇炼制了半个月丹药,项老回来了,他的脸色比较肃重。

“他们对你进行了通缉和悬赏,所以问题比较严重,毕竟现在天鼎门知道你的人不少,我能保证大部分人是不会泄密的,但万一有鬼迷心窍的,你就会暴露。”项老开口说道。

“是我考虑的不周全,这样我离开天鼎门,他们找上门来就说我不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夜殇站起身说道。

“找上门来?尚天风要有这个魄力才行。”项老摆摆手制止了夜殇。

“可这会连累天鼎门。”夜殇开口说道。

“不会的,这件事我来处理,另外天鼎门也可以在小范围内对调查表进行测试太安逸,有点紧张感也好,要居安思危,如果一直安静那对宗门也是不利的。”项老想了一下说道。

夜殇想了一下点点头,

“那情况危急,项老要告诉我,我有原则。”项老点点头离开了,夜殇继续炼制丹药。

夜殇不知道的是,项老离开了西华峰就恢复了自己原来的样子,接着召开了宗门大会,这他没告诉夜殇。

“君王!”在天鼎门大殿内,看见项老真容的所有人都欠欠身,此时他不是项老,他是天鼎君王。

“门主,接下来天鼎门进入备战状态。”项老对着颜回峰下达了一条命令。

“是,需要召集外边的弟子回来么?”颜回峰开口问道。

“不需要!”项老他摇摇头。

“君王,发生了什么事情,宗门是要进入防御状态还是进攻状态?”田斌开口问道。

“防御状态就好,至于说发生了什么告诉你们也无妨,是夜师挑了天南皇朝四个城池,杀了天南王朝一些圣王,现在被天南皇朝通缉,大家也别说什么是他惹事,因为夜师和天南皇朝的仇怨太大,本身夜师不愿意牵扯天鼎门,是本座让他留下来。”项老开口说道。

接着项老将夜殇的情况说了一遍。

“君王不需要解释的,夜师是天鼎门的人,我们不能为他战就不说了,但是谁找上门来,我们必须一致对外。”颜回峰开口说道。

“原本夜师的意思,他是想离开天鼎门,不愿意天鼎门趟这趟浑水,可我们天鼎门很多年没经历风雨,凝聚力团结力都有些下降,需要这样的局势来刺激一下。”项老开口说出了自己这么决定目的。

“夜师也是真凶猛,那么平和的一个人,竟然直接挑了天南皇朝四城,霸气!”田斌挥动了一下手臂说道。

“那就这样,这件事暂时就不要通知夜师,备战暗中进行就可以。”项老开口交代着。

事实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天南皇朝还是得到了天鼎门有一个叫夜殇成员的消息。

天南大殿内,沐浴在火光中的尚天风坐在主位。负责打探行动的尚正淳就说了得到夜殇消息的情况。

“天鼎门!他竟然进入了天鼎门,这事情不是很好办。”尚天风低声喃喃着一句。

“皇主,如果天鼎门夜殇就是九域世界的夜殇,那这件事就是天鼎门理亏,我们完全可以上门要人。”宇文千霸开口说道。

“你觉得天鼎门会交人?即便是理亏,交人那不是颜面扫地?那项天鼎不会妥协的。”尚天风开口说道。

“那我们就这么忍了?”公羊烈很生气的说道,因为这次被夜殇杀掉的圣王,有公羊家的两位成员,公羊家族损失巨大。

“宇文将军,你去一次天鼎门,跟对方交涉,我们愿意出大代价,跟对方做一个交换。”思考了一下,尚天风做出了决定。

天南王朝是很强,但天鼎门也是传承悠久的势力,天鼎君王项天鼎就是一根定海神针,不是哪个势力可以轻易招惹的。

当宇文千霸到了天鼎门山脚下,项老就出现了,

“君王境光临我天鼎门不知道有何见教。”

“在下宇文千霸,是天南皇朝的人,这次是奉国主之命来拜见天鼎君王。”宇文千霸姿态很低,因为感受到了强烈的压力。

“那就到天鼎大殿说吧!”听了宇文千霸的话,项老点点头,人家来拜见,总不能拒之门外。

到了天鼎大殿,宇文千霸说了一些客气话之后,就说了来意。

“呵!本座怎么说无缘无故的,天南皇朝的人来拜见,回去告诉你们皇主,来我们天鼎门要人这不可能,即便是夜殇做了什么,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天鼎门的脸不是谁能都打的。”项老直接表明了态度,可以说就没给宇文千霸脸。

“天南皇朝愿意出代价。”宇文千霸站起身说道。

“门主送客。”项老直接全联典指北宋黄庭坚事典一挥袍袖。

“天鼎君王您要明白,天鼎门弟子攻击了我天南皇朝四城,这事不能就这么过去的,您要这么坚持,对天鼎门也没有好处。”宇文千霸开口说道。

“你来吓唬本座的?呵呵!怎么个没有好处,本座到要看看!”项老冷笑了一声。

宇文千霸看了看天鼎君王,接着离开了天鼎大殿,这个结果他很无奈,再过份的话他不敢说,如果激怒了项老,没他好果子吃。

“真当天南皇朝是天玄界的霸主了,什么玩意儿。”项老一挥袍袖就离开了天定大殿。

夜殇还在炼制着丹药,对于外边的形势,他就不知道。项老来到的时候,夜殇正好一炉灵悟丹炼制完毕。

拍拍手夜殇就泡了一壶茶,

“项老有点怒气,这是谁惹您不高兴了?”

“没有,就是一个混蛋玩意恶心了我一下。”项老笑笑说道。夜殇和项老喝着茶聊着天,夜殇炼制丹药很顺,也不需要询问什么。

“你修炼的什么功法?有时间可以看看我们天鼎门的圣鼎经。”项老开口说道。



信阳白癜风专治医院
嘉峪关牛皮癣治疗费用
连云港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