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长安有劫第一百二十三章鲁班盒营养

2021-01-16 03:16:28 来源: 呼和浩特家居网

长安有劫 第一百二十三章 鲁班盒

一切的都在让人眼花缭乱的的色彩中稳步前进。

燕云乱兜兜转转在船舱之中寻找,我沿着船舱看上面的壁画还有镶嵌的珠宝和百年不朽的挂饰。

用手指敲了敲那婴儿拳头一样大小的镶嵌在漆红的圆柱上蓝绿色的猫眼石,因为年代有些久远,圆柱上的红漆在这烛光的影影绰绰中呈现一种诡异的暗色,像是暴露在空气中太久的血液结成了痂。

我撇撇嘴,觉得此地装神弄鬼,有些神经兮兮的诡异,轻轻摸了摸我急速跳动的心脏还有干涩的嘴角,我一下子坚定了自己的内心!

“干!丫丫的,这么多珠宝珍藏,就这么放在这里岂不是宝珠蒙尘?我怎么允许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发生在我眼前?”嘴上刚刚说出口,手中已经握着一枚用银针挑出来的猫眼石了。

哎呀!我的身体总是比我的嘴更加忠诚啊!

我这里小手摸啊摸的,这触感,顶上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刻成的男人的胸肌了啊!哇咔咔!而且仅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摸过的、喜欢的,就成了自己的!真是天堂一般的赶脚啊!

“长安啊!”小乱子一副城里壕见到了站在泥巴地里的抠脚汗般的夸张的无奈表情,那酸涩的声音,让我听了还以为自己真的无可救药了一样呢!“过来!”

燕云乱招招手,像是叫太监赶紧过去伺候的总管大人,我撇嘴,然后一溜烟小碎步就到了燕云乱面前。

“咋啦?”我眨着眼睛,看看燕云乱手中的一个小盒子,觉得似曾相识,“鲁班盒?”

“嗯。”燕云乱将我袖子中装不下只能拿在手里的小玉石、小玛瑙、小珊瑚等等价值连城的小物品放在了他怀中掏出来的一个小四方袋中,然后扔给了我。

我专心的看着手中方方正正的一块木头,要不是早就和小乱子冰释前嫌了,我真是会怀疑小乱子找了棵百年金丝楠木,随便切了个方块就递给了我。

“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当年老头子给我看这东西高仿版本的时候,我摸的手都肿了,才堪堪扭出一个头发丝粗细的缝。”

方形的盒子在我手中,我闭上眼睛,摸着八个棱角,十个手指同时触碰在六个面的正中心位置,轻轻的感觉着纹理的方向,重量的变化,还有触觉。

小乱子的呼吸声都停了,我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和血液流动的声音。

汗水沿着发梢低落,时间一炷香一炷香的过,我还真是担心小乱子一会儿憋死了。

“好了。”我将露出一个银针缝隙的盒子放在地上,轻轻将刚刚塞进去的一根长发有节奏的轻轻抽出。

“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异常的清脆,就像是两个瓷碗相互轻轻碰撞了的声音。

我摩拳擦掌,静静看着这样一块方形的木头像是被最繁杂的电脑控制着的一般,自动分割成一个个相连的几何体,然后像是一个花骨朵那样一层层绽放开。

“小乱子,你说我们这些本事都是老头儿教的,仅仅这些就让我掌握了那么多的秘密,那老头儿实际上是不是早就暗中称霸天下了?”

燕云乱露出一口小白牙,指了指脑袋,“主要是这里不一样。”

小乱子也这样调侃老头儿了啊!终究我们都没办法恨他,如今一切关于“人药”的纠结,终究是被命运嘲笑了。

鲁班盒这样的奇葩,用最繁杂的工艺从方块木头成了一朵花并绽放了,然后又被那早就设定的只能直线前行的程序快速的旋转着。

像是绽放的玫瑰一般的楠木花瓣边沿锋利至极,以至于每一次旋转,都会被削下一层红中带金的木屑。这朵花又急速的枯萎了。

“老头儿那个仿制品比这个差太远了!”眼睁睁的看着这般无价、独一无二的宝盒在眼前耗尽,实在是胸闷气短闷得慌啊!

“这应该是唯一一件真货了。”燕云乱目光紧盯着这四处飞屑的花,似乎少看那么一秒这东西就会长了腿飞掉一样。

“喂,这里面到底是放的什么?”我蹲在地上,伸出食指戳戳燕云乱的肩膀,“放东西的盒子就那么宝贵,那么小的空间还能放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

我细细的回想前世今生以来所有传闻中最最最奇葩的东西,突然灵光一闪,“难道是天外陨石钻石夜明珠?”

燕云乱终于是动容了,像是饿狼看着小白羊一样的目光分出了一分的不屑准确的投递给了我。

我低头。也为自己近期幼稚的表现深恶痛绝!然后我摸了摸肚子,想了想葵水是按时来的啊,没有怀孕啊,怎么那么早就或者去敌方野区偷袭他们。你真的可以做很多事有了一孕傻三年的征兆了?

咦?一孕傻三年,难道我这是提前傻?三年后我就要孕了吗……

偷偷瞥了燕云乱一眼,不错,这世界再强大也没有读心术,不然我只有整天被吐槽和蹲墙角的命运了。

“里面便是归元密藏的核心。”

“老头儿说这世界上真的有归元密藏,得到了会让人富可敌国,刚看了这船上的宝藏,我信了一半;想一想那十门死士,若是能为自己所用,得这世界的把握又能加上三分,那这里面是剩下那两分统一的把握?”

“这和那些无关。”燕云乱表情认真又专心致志又严肃,都说专注工作的男人最帅!这话诚不欺我啊!我捂住冒着小红心心的眼睛。

刚捂上眼睛,就感觉唇角一凉,像是被什么东西快速的贴到,然后转瞬即逝,快的就像是错觉。

被壁咚了?!

咋感觉一切那么梦幻呢?手腕一紧,被燕云乱抓在了温热的手中,然后烛光充斥着目光所及之处。

我看到的却是燕云乱七分紧张三分茫然十分恐慌的神情。

瞬间知道自己刚刚脑洞大开脑补的一切都是梦幻,现实在向着我意料不到的坎坷的路上行进。

我缓缓抬起手臂,轻轻抚上嘴角,身子不由自主打了一半冷战,因为另一半实在是僵硬的动弹不得了。

脑中最后想到的是丫丫的谁说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我怎么瞬间就被冷冻了?

南京治疗包皮包茎多少钱
贵阳妇意思是 我爱你 ;捏你两下科习惯性流产
南宁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