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天道巫神第一百九十六章报信之人营养

2021-01-15 03:22:59 来源: 呼和浩特家居网

天道巫神 第一百九十六章 报信之人

“霍东林?”冬瓜听到这名字笑出了声,说道,“有个成语是不是叫祸水南引?”

楚法邱道:“冬瓜,那叫祸水东引,哪有南引一说。”

陆仁轩看着楚老爷子,见他的神情有些变化,不知道这老头子心里在想什么。

“霍东林?你和霍西林什么关系?”楚江洋道,“从你的姓名上来说,该不是那个没名字的家伙吧?”

霍东林嘿嘿一笑,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双手抱拳道:“老爷子果然目光如炬,火眼金睛。霍西林的确是我的三弟,可惜他太招摇了,三十年前就死于非命,有人说他是因为改邪归正,自绝道门技艺,引起了同门的不满才死的。我天生比较胆小,因此处处小心谨慎,不敢引起别人注意,因此也就被成为没名字的那个人了。”

楚法邱听爷爷讲过这个人的来历,这时听这老头一讲,顿时和记忆中的事件对上了号。他哼了一声道:“霍老大果然是小心谨慎,不知不觉间就暗中控制了北方的黑暗势力。”

楚法邱悄悄在陆仁轩耳边道:“这家伙可是北方黑暗势力的总瓢把子,势力强大到没人敢捋他的虎须。改革开放前有江湖中有一句话叫南荣北霍,说的就是南方的老荣家和北方的霍家。这两个家族掌握着庞大的低下势力,几乎是黑白两道通吃,所以才屹立于民间几十年不倒。黄皮那种人见到他都得退避三舍,宁可绕着走。”

陆仁轩悄悄问道:“黄皮说他以前跟过霍三爷,那个三爷的确是他的弟弟?”

楚法邱道:“这个霍老大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他把他的三弟推到明面上,就是为了自己行事方便。只不过霍老三自己把自己太当做一回事,有一段时间跟着老荣家的老祖宗学了一些佛道释义,居然要改邪归正,这自然被黑社会所不容了,所以遭到黑手也不奇怪。”

陆仁轩之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信息,自然十分感兴趣,不过他刚想继续打听,却被楚江洋给打断了。

楚江洋指着客厅正中央的一幅画道:“听闻霍当家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否有雅兴点评一下这幅画?”

霍东林一摆手道:“都是同行的抬举,哪里样样精通了。说道书画,我可只是略懂一二。”

楚江洋做了个请的姿势,邀请霍东林临近观看。

陆仁轩见两人明明都有正事要说要问,这个时候却打起了太极。他的脸色微红,也随着两人看墙上的那幅画。

墙上的画正是他和楚玲玲两人合伙画出来的,细节部分由楚法邱、冬瓜做的补充,把整个明月神宫前后的景色都画了出来。

明月神宫可是不见于记载的上古建筑群,加上陆仁轩和楚玲玲的绘画功底还不错,因此画出来的画也是尽可能的还原出了当时的情形,透出了一股庄严古朴气息。楚江洋当时就觉得很是壮观,因此强烈要求挂到客厅之中,至于楚法邱所说的他们用来参考,则是被老爷子一口回绝,说年轻人可以拍下照片来看电子版的比较方便。

霍东林盯着两米多长的画卷,脸上不动声色地说:“说实话,这幅画画功并不深,应该不是名家所画。而且看用料和纸张,怕是画出来没几天吧?”

楚江洋颔首微笑道:“霍老大果然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来了。”

霍东林扫了一眼在座的人,又抬头看了一眼阳台处的楚玲玲,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幅画应该是这位公子和阳台上的那位小姐画的。”

冬瓜凑上来道:“霍当家的,您怎么知道不是他画的,也不是我画的呢?”

霍东林看了一眼楚法邱,然后对着冬瓜道:“楚家大公子可非法揽储放贷不是坐到书房里的书生,自然没有这个闲情逸致,至于你,恐怕是没有这个细胞吧。”

冬瓜被噎的讪讪不语,哼了一声。

楚江洋道:“没错,这幅画正是陆小兄弟和我孙女两人合作完成的,两人没有名师指导,能画出这样也是难能可贵的。”

霍东林道:“这幅画写实风格很浓,怕是没有亲眼看到的人根本就画不出来吧。”

楚江洋一愣,他没有想到霍东林的眼光如此毒,竟然能看出这一层,便打哈哈道:“小儿随意作画,中国哪里有如此风光秀丽、建筑雄伟之所?霍老弟见多识广,恐怕也是没见过吧?”

霍东林也是哈哈一笑道:“的确如此,此景恐怕只有天上有,落入凡尘必然另有隐意。敢问小兄弟,这幅景色从哪里见到的?”

这名男子和家人都以为完全康复了。但其实他的大脑还是在病变

陆仁轩看了一眼楚江洋,道:“霍当家的既然问到,我自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其实这是我做梦梦到的。”

“做梦?果然是好梦?”霍东林道,“小兄弟难不成和楚家大小姐做了同一个梦?这岂手指在水田里要用力不是太昆山地区生产出口的非公路矿用自卸车针对特定工况设计制造巧合了?”

陆仁轩微微一笑,说道:“正如霍当家所言,如果不是如此,我又何必画出来?”

霍东林一怔,没想到陆仁轩应对自如,显然是心中早就有了应对之策。想到这里,他咳嗽了一声,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之上,说道:“楚老爷子也知道我的身份,这里我就不在多言了。我也是偶然间打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楚东方落入钟家之手。虽然我们霍家和楚家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但江湖道义所在,所以我特意上门跟您说一声。”

“江湖道义?”楚江洋道,“霍当家的豪情万丈,我楚某先行谢过了,就凭今日霍当家的披星戴月亲至告知,这份情我楚某是欠下了。”

霍东林道:“楚老爷子客气了。我还打听到钟家丢了某样东西,因为此事,钟家将所有的人筛查了一遍,最后的目标指向了钟家二小姐。”

“钟灵?”楚江洋道。

“据说是她偷了那件重宝,所以被禁足了,此事不知道怎么传入了楚东方耳朵中,所以东方老弟赶到了钟家,但再也没出来的消息,所以我推测钟家扣押了东方老弟。”

楚江洋道:“钟氏兄弟到底什么意思?还有,莫非是他们让你来传递信息的?”

台州哪医院妇科好
七台河治疗白癜风费用
西安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本文标签: